父拒牽同志女兒走紅毯 匯豐CEO幫她完成心願

台灣匯豐銀行女員工張怡貞(Jennifer)和同志情侶邱于珊(Sam),相戀11年之久,在去年11月舉辦婚禮,能完成心願的她說“從來沒有想過我一輩子可以辦婚禮”。 匯豐銀行上月情人節時在YouTube分享她們愛情紀錄的影片,Jennifer感謝又感傷,因為她的父母如今仍然不願跟她這同志女兒往來。 影片中,Jennifer表示,自己和Sam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連血型都相同,兩人交往11年,卻仍無法改變父母的想法。 她說:“父親只要看到Sam,就把她轟出去,二話不說叫她滾”,她還一度為了父親而嘗試與男生交往,甚至想要假結婚讓父親滿意。 舉辦婚禮時,公司的總執行長John代替Jennifer的父親牽著她走紅毯,Jennifer表示:“真的沒有想過會走到這段路,真的很感動,太讓我們百感交集了”,雖然還無法在身分證上登記結婚,而台灣的歧視也仍在,但她們希望能藉由她們的勇敢,讓更多人可以得到鼓勵。 這部感人的影片也參與了藝人張惠妹發起的同志愛情故事募集。影片中,兩人從2005年夏天相遇,中間一度因為距離而分開,後來又在一起,雖然相戀多年,但一直到去年才公開戀情,勇敢站出來舉行“她們的婚禮”。 文:台灣中時電子報 圖:“HSBC […]

Share
» Read more

歐陽文風:走出來,誠實面對自己的靈魂

人生之所以左右為難,那是因為我們左顧右盼,不願誠實面對自己的靈魂…… 2006年,我以基督徒與評論作家的身分,公開出櫃。距離至今,已整整十年。之前一年,我與前妻離婚,結束了九年的異性戀婚姻關係。 離婚那年,只是覺得自己的一顆心,虛飄飄,沾不上邊,也抓不到什麼,人生走到那一點,竟然好像被摔向太空,有一種不可分說的惆悵。但,我也知道自己沒有選擇,我不忍自己再繼續自欺欺人,我不能為了自己的安全,繼續偽裝,置愛我的人幸福不顧,我必須坦白。離婚,是她的決定;我知道她也沒有選擇,她不能忍受婚姻有一點虛偽;我們到底不是異性戀伴侶。 我是1970年生的,在我那個時代,沒有多少人公開談同性戀。在我之前,在馬來西亞沒有一個公眾人士曾經公開出櫃,沒有一間教會一位牧師甚至一個基督徒告訴我同性戀不是問題;所有我認識的基督徒與牧師都說同性戀是罪,可以改變,而且必須改變。那時候,很多同性戀者都躲在異性戀婚姻的櫃子裡,結婚生子,自欺欺人。 那時我希望自己可以改變,我以為自己可能改變,至少我以為神可以幫助我改變;只是後來逐漸明白,如果不是問題,為什麼要改變。我終於明白,為何神沒有垂聽我要改變的禱告…… 公開出櫃以後,萬箭穿心,我聽過了一個人可以對另一個說的最無情最無理最難聽的話,我看到了猥瑣的人性,因不解而敵視,因偏見而詆毀。有反同基督徒質問我為何不再試五年才離婚;有人罵我既然是同性戀者為何又要與異性結婚;有基督徒責備我改變意志不強,不願順服上帝,不夠虔誠;有人嘲諷我為何那麼笨那麼迷信宗教。 我就這樣成為了眾矢之的。 我覺得左右為難,彷彿自己裡外不是人。 […]

Share
» Read more

意大利首例同性恋举行婚礼

【环球网综合报道】据俄罗斯《报纸报》8月4日消息,意大利两名同性恋记者举办了婚礼,成为该国首例同性婚姻。 Pier Giorgio Paterlini和Marco Sotdzhu同是记者。近日他们在意大利城市雷焦艾米利亚市举行了同性婚礼。这在意大利尚属首例。雷焦艾米利亚市市长和其他两名证人还出席了他们婚礼。 新婚夫夫激动地说道:“我们成为了意大利第一对举行同性婚礼的人。” 5月11日,意大利议会下议院对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进行了正式表决,结果以372人赞成,51人反对,99人弃权的结果获得通过。该法案允许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具有同等权利。(实习编译:姜滢 审稿:朱佩)

Share
» Read more

北美华人同性恋组织主席的独白

时间:2016-07-16 15:3 创办于1996年的华人彩虹联盟(China Rainbow Network)是北美地区最大的华人LGBT(男女同性恋者、双性恋者以及跨性别人群)互助团体,拥有会员数千人。今年这个团体把同性恋者组织起来,第一次让华人方阵亮相于旧金山的同性恋“骄傲大游行”(Pride Parade)。 29岁的邵帅(Shawn)从2011年起担任该组织主席至今。他与美国之音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故事,也畅谈了同性恋者群体生活的不易以及愿景。 完成自我认知决心出国生活 […]

Share
» Read more

同志桑拿与酒吧的前世今生

据《香港01‎》报导,美国奥兰多屠杀悲剧发生后,世界各地,包括香港无分国籍、性取向,都有悼念活动。惟仍有世俗目光停注在「恐同」层面,说起「同志酒吧」(Gay Bar),未亲历其境已早下定论,以为该处复杂而渺小。 70、80、90年代,同志桑拿、酒吧犹如「地下组织」,神秘面纱背后,是让一群生于封闭年代的小众,有一个地方释放寂寞。有男同志苦笑,「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,以为全世界得自己一个是同性恋者……Gay Bar是唯一可以找到恋爱对象的地方。」时至今日,Gay Bar内不乏「直女」同挤酒桌。 随着由香港人策划的「LGBT Tour」,游历本地同志「不为人知」的文化,原来就在不经意的街头中。 傍晚时分,中环电梯上熙来攘往,桥上可望到旁边唐楼低层窗户内的风景,惟匆匆路人无暇窥探。在今次「LGBT […]

Share
» Read more

“包容同性恋”背后的逻辑

文:谈性说爱专栏作家 阿强   摘要:哭诉式的悲情换不来平等权利,过度悲情只是在一遍遍地示弱罢了。示弱惯了,连自己都把自己当弱者了,当人从心态上把自己当弱者时,自卑和恐惧会束缚手脚,不敢为自己的权利发声。 许戈辉对女儿“大吃一惊”背后的逻辑 上周在凤凰卫视录节目的间隙,著名主持人许戈辉讲了一个小故事,让我印象深刻。她说,她女儿曾问她,“妈妈,俩男的和俩女的在一起,要不要亲嘴嘴啊?”孩子的姥姥听到后,想要回避这个问题,“宝宝,小朋友不要问这些。”但小女孩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。许戈辉认为,这类问题不必回避,应当让孩子有更多的了解。 于是,她带上女儿一起去看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,看完电影后,许戈辉问女儿是否看懂了海清饰演的角色,女儿说,“我知道,她们是同性恋。”许戈辉告诉女儿,“同性恋是正常的,我们要包容同性恋。”许说,没想到7岁女儿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,“妈妈,你说同性恋是正常的,为什么还要说去包容他们呢?” 很多人在说到同性恋时,都会用到“包容”一词,而“包容”的原意指“宽容大度”,在《汉书·五行志下》:“上不宽大包容臣下,则不能居圣位。”包容背后有高高在上的感觉,“包容”烘托了“我”多么大度,多么有大量,多么能容人,各种怪人都能容下。看不出对包容对象的平等、平视之意。 在同性恋社群内部,也常常听到这类呼吁,“社会应当包容同性恋”。好长一段时间,总觉得这话怪怪的,却又没有去深思,反倒是一位7岁小女孩的一声质疑,敲醒了很多成年人不曾面对的思维逻辑。 […]

Share
» Read more

一项新的调查向近4000调查,揭示了一般同性搭讪应用程序的用户谎言

一项新的调查向近4000同性恋男子调查,年龄介于18-65岁,揭示了一般同性搭讪应用程序的用户谎言,从他们的阴茎大小到身体外表。 GrabHim 的调查数据发现,有83%的受访者有发送鸡巴照片,而30%的不需要的面部照搭讪。31%的人承认谎报自己的年龄,身高和体重。 最终该调查还发现,45%的人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搭讪。 57%的受访者表示,他们“不可能”或“极不可能”和HIV阳性的人接触。对有10%HIV阳性的人表示,他们不会透露他们的HIV状况直到对方要求,而43%的HIV阳性的人于在陈述他们的个人资料注明自己的感染状况。 查看GrabHim的全信息图表如下:  

Share
» Read more